||返回论坛首页 网上校园>>心育论坛 >> 版主: 版主    主题公告:欢迎光临!! 退出
  |发新帖| |当前主题| |登录| |精华区| |搜索|
  您还没登录! 欢迎光临!  在线人数: 28   转到:
文章主题:  噩梦
将文章加入我的文档 回复 返回
  []发表于: 2004-7-16 11:49:59   
   

第一章:何氏家族
       
       1)
       
       在那幢低矮的木栅栏上爬满了粉红色喇叭形小花的宅子前下了车,抬头仰望那座三层的滨河建筑,林红突然感到了一种心神不定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怪,似乎置身于寒冬的冷风之中,一股阴寒无可抵御的漫入心中。她的眼皮不由自主的跳动,全身的关节僵硬而麻木,肌肉组织脱离思维的控制而激烈的颤抖着。
       
       她有些诧异的摇摇头,心里暗笑自己过于神经质,不过是见一见男朋友的父母罢了,每个女孩子都要过这一关,而她,应该更从容一些才合乎道理。
       
       “到家了。”何明下车之后,站在那幢三层的小楼前仰面看了看楼上:“总算把这个倔脾气的姑奶奶给带来了,这一回我终于可以给我爸我妈他们交差了。你不知道啊,红红,就为了你这个未来的何家少奶奶,让他们唠叨得我都不敢回这个家了。”
       
       他的身材不是太高,刚刚一米七五左右,举手抬足之间透露着一种漫不经心的优越感和志得意满的淡然。说这话的时候,斑驳的树影投射到他的脸上,把他那张白净秀气的脸切割得支离破碎,就连他那最具亲和力的微笑也被这阴影抹上了一种诡异的色彩。
       
       林红惊心不定的向前走了几步,靠近他的身体。
       
       说不清为什么,越是走近这幢宅子,林红心里的那种不安的情绪就越强烈,当她和何明手牵着手,通过玄关走进一楼的客厅之后,这种情绪已经变成了一种心惊胆战,魂飞魄散的感觉,恐惧得她直想掉头拼命逃走,可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完全是毫无来由没有依据的,因为她清醒的知道自己以前从未见来到过这里,应该没有任何理由感到恐惧。
       
       听到开门声,一个身穿工布装的老年男人手里提着喷壶,从后面的花园里走回来,何明嘻皮笑脸的叫声“爸,又浇你那破花?”老年男人回答了一句:“废话,不浇水还能干什么去?”当他看到和何明站在一起的林红之后,眼角的鱼尾纹立即堆出满脸的笑容,用征询的表情看着何明。
       
       何明立即将身边的林红向前推了推:“爸,这就是红红。”
       
       “好,好,太好了,”老年男人眉花眼笑,赶紧把手里的喷壶放下:“坐坐,你们坐,”他热情的说着,仰头向楼上喊了句:“下来吧,磨蹭什么你,人家这都来了。”然后又转向林红:“坐吧,别客气,红红——叫这个名是吧?”
       
       这个老年男人,就是何明的父亲,何正刚,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政治老人。
       
       这是林红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这个老人,心性淡定但个性孤傲的她在此之前一直认为自己能够成为这个老人的儿媳妇,是他何家门楣的荣耀,但是,一旦当真正的与这个政治老人直面相对的时候,她心里那种不以为然的感觉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栖惶与茫然,再加上不明缘由的那种心理恐惧,她突然感到局促起来,全是靠了内心流露出来的淡然气质,才没有露怯,显出最让易于让权宦门户瞧不上眼的小家子气。
       
       她的这种无由紧张,说起来也是可以理解的,早在何正刚还没退休之前,林红曾经在电视屏幕上见到过他一次。
       
       作为台州市政坛上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何正刚出镜率极高,用何明自己的话来说,台州市就连趴在电视机前的狗都看熟了他那张威严的脸,一见何书记就拼命的摇尾吧。这句话带有很强的调侃性质,但却一点也不夸张。只不过,当何正刚在台州市咤叱风云之时,林红正在北京上学,对于居于首府的一个漂亮女大学生来说,绝没有任何理由会注意到小小的台州市市长的出镜率。
       
       仅仅有一次,有一年林红回家过春节的时候,在电视里看到了林正刚,却没有留下任何印象,但却经常听到何正刚这个如日中天的名字。
       
       何正刚的个人政治成就可以说是台州市二十年发展的缩影。
       
       二十年前,台州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级市,经济落后,资源匮乏,交通不便,发展缓慢,全年的财政收入只有一千五百万,甚至连政府机关的工资发放都不够。后来何正刚主抓经济工作,预算当年的财政收入为两个亿,最初人们还以为是报告上写错了字,可何正刚却斩钉截铁的告诉他们:没有错,如果当年的财政收入达不到两个亿的话,他就引咎辞职。
       
       何正刚的莽撞,引得市府所有的老同志们都忧心忡忡,多次找到何正刚劝说他要慎重,慎重,经济发展这个东西,是有其内在规律的,去年才不过一千五百万,今年你就敢说要达到两个亿,凭什么?
       
       凭什么?凭项目!!!
       
       项目是何正刚抓经济的重头戏,同事们见劝不住何正刚,只好摇头叹息,冷眼相看他会捅出多么大的篓子来。不曾想,何正刚以项目钓资金,当年从银行及省府搞来一个亿的贷款,搞了一个专门生产一种类似于胰导素的小企业,上半年投资,下半年投产,年底取得国际市场的几张订单,回款竟然有四个亿,令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这时候人们才知道这种胰导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是每千克4千万美金,而何正刚的这个项目折腾到最后,堪堪只搞了十几公斤的成品,却已经实现了台州市当年的经济发展目标。
       
       此后,何正刚以项目开路,大刀阔斧,几年来把个小小的台州市搞得风风火火,面貌一新。而何正刚,也因为自胰导产品取得成功以来,一跃而成为台州市大名鼎鼎的经济强人,仕途也因此一帆风顺,几年后终于进入市委主持工作。
       
       就在何正刚志得意满,准备放手再大干一场的时候,却突然发生了那件震惊台州市的国际展览中心大厦倒塌事件。
    
     2)
       
       国际展览中心大厦总建筑面积高达七十多万平米,是台州市有史以来工程量最大的建筑项目,项目上马之前议论纷纷,反对意见很多,但是何正刚以他惯常的专横独断,力排众议,促动了项目进入实施阶段。整整花费了三年的时间,克服了资金困难、建筑工程质量不高、建筑材料短缺、设计规划缺乏严瑾科学的论证等数不清的难题,终于在台州市立起一座巍峨高耸的标志性建筑物。
       
       在台州市国际展览中心大厦既将竣工的前一个月,何正刚亲率班子进京,广做项目宣传,进行商务招商,就在北京国际酒店举办酒会的那一夜,噩耗传来,国际展览中心大厦因为建筑质量不过关,突然坍塌,巨大的水泥混凝土预制板块从高空砸下,数十名正在施在现场的工人被埋在废墟之中。
       
       当场死亡的数十名建筑工人之中,有半数来自于何正刚的老家台州郊县,这些工人由何正刚的远亲、一个叫何大壮的工头带领着,事故发生之时,何大壮正在工地上指挥那些工人们灌浆,却不料一声巨响,尘烟起处,何大壮连同连同他手下的十几名工人化为尘泥。
       
       当时接到台州市的电话,正在酒会上与外宾谈笑风生的何正刚霎时间面色如土,跌坐在地,老泪纵横,哽噎无语。
       
       对于何正刚来说,那一天倒塌的不仅仅是一座建筑物,还有他的政治生命;埋在废墟里的不仅仅是遇难者的尸体,还有他一世的清白。
       
       此案惊动省府,高层震怒之余,联合调查组入驻台州,首先第一件事就是将何正刚免职,隔离审查,经过了整整半年失去了自由的羁押生活之后,主抓基本建设的副市长啷当入狱,何正刚平安的回到家中,只是,此时他已是无官一身清。
       
       削职为民的何正刚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回到家就一病不起,何母和保姆小猪衣不解带的在医院里伺候了他整整两个月,他的身体才慢慢恢复过来,但是,精神上的刺激仍然深深的刻在他的脑子里,对于如此惨烈的后果他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下意识的拒绝并遗忘。他的意识陷入了谵妄状态,经常在房间里踱过踱去,大声的和自己辩论着,有时候出了门,在马路上会突然声色俱厉的训斥路过的行人,就象当年他在办公室里训斥自己的下属一样。
       
       有一天,市委一上班,就看到走廊里的黑板上有几行漂亮的粉笔字,通知大家立即到会议室开会。大家进了会议室,惊讶的发现何正刚正神态威严的坐在主席位上,对着大家怒声训斥,催促国际展览中心大厦的工程建设要加快,资金要落实到位,项目工程款如果实在紧张的话,可以用郊县的土地补偿给建筑商……大家听了好半晌,才恍然悟及,原来黑板上的会议通知是这位已经削职的何正刚自己写上去的。
       
       强烈的对现实的排斥作用,引发了何正刚意识的迷乱,他仍然生活在国际展览中心大厦坍塌之前的日子里。
       
       从那以后,保姆小猪只要稍一不留神,何正刚就跑去市委召开会议,何明万般无奈,就将父亲接到了福建武夷山疗养了一段时间,并从香港请来了专职心理辅导师,帮助何正刚放弃对现实的抗拒意识。又经过了整整六个月的心理治疗,何正刚这才慢慢的恢复过来,接受了国际展览中心大厦已经不复存在的现实。
       
       可是矫枉过正,何正刚又陷入了悲观人格的自我折磨之中,他日复一日的泪流满面,动辙嚎淘大哭,为那些埋葬在冰冷而沉重的水泥预制板块之下的亡灵们而悲伤,并把过错全部归结到他自己身上,希望能够以苦刑补赎自己对遇难者所犯下的罪行。
       
       为了让父亲彻底康复,何明阅读了大量的心理学书籍,精心研习变态心理学及异变心理,并针对父亲的病情,制订了一套治疗方案。
       
       一天晚上,何正刚又陷入了悲苦的懊恼之中,他呼唤着何大壮的名字,用拳头使劲的敲自己的头,痛哭流涕倒在地上,他不住声的大声责骂自己的轻率与固执,乞求死者们的谅解,全是他何正刚的过失,才让这些热血的生命沦为阴狱孤魂,让他们的家人沦为孤儿寡妇。他何正刚为多少个家庭带来了不幸?无论何种责罚,都无法补偿他给这些家庭带来的终生的痛苦与悲伤。
       
       正当何正刚悲恸万分的时候,一阵怪异的阴风卷起,房门突然开了,凄迷的晕光之中,一个脸色略带几分僵硬的人站在门外,有些拿不定主意的看着何正刚,何正刚呜咽着,抬起头来抹着老泪,仔细的看了看门外的人,他的哭声突然止住了,一双眼睛惊诧之极:“大壮?你是大壮?”
       
       门外的那个人头上戴一顶安全帽,身穿脏得看不出来颜色的劳动布工作服,他呆呆的看着何正刚:“大表哥,是我。”
       
       何正刚迟疑不决的站了起来:“大壮,大壮,你不是……不是已经死了吗?”
       
       何大壮苦笑了一声:“没错,我是死了,可大表哥你还活着。”
       
       霎时间何正刚神色大变,一跤跌坐在地上:“大壮,我知道你死得冤,可是……可是大壮兄弟,生死有命……你怪不得我啊。”
       
       “我没有怪你,从来就没有怪你。”只见何大壮向前一步,可马上又退缩了回去:“大表哥,你因为我的事情而悲伤,我真的很感激,可是大表哥,如今你悲伤到了这种程度,不吃不喝,不茶不饭,损害了自己的健康,戕残了自己的精神,搞跨了自己的意志,虚弱了自己的身体,让大表嫂一家人为了你愁眉不展,痛苦不堪,我大侄子他们连工作都顾不上了就为了照顾你,可你还是想不开。你这样做,就违背了为死者悲伤的原意了。”
       
       “咯,咯,咯咯”呆呆的坐在地上,望着何大壮,何正刚喉咙里发出怪怪的声音,两眼发直,无辞以对。
       
       只听何大壮继续说道:“大表哥,有件事你一定要弄清楚,你所有的悲恸,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你并不是始作俑者,这么大的一个工程项目也不是一个人说上就上的,大厦的倒塌跟你就更没关系了,没有人责怪你,也没有人把过错归咎于你,你所有的赎补行为与负罪心理,对于我们这些已沦为鬼域的死难者而言更不具任何价值。”
       
       何正刚伸长了脖子,狐疑的看着何大壮:“这么说,大壮兄弟,你真的肯原谅我了?”
       
       何大壮很不高兴的瞪了何正刚一眼:“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说法,人生百年,谁能逃过一个死字?你说是不是?”
       
       “那是,那是。”何正刚连连点头。
       
       何大壮冷笑道:“既然如此,你何必为了别人的生死跟自己过不去?”
       
       何正刚诧异的摸了摸了脸,刚要表示赞同,突然听到何大壮吼了一声:“既然你明白这么个简单的道理,为什么还会想不开呢?什么话也不要说了,马上起来,上床,闭上眼睛,睡觉。一觉睡醒,你就全都放开了。”
       
       何正刚机械的听从着何大壮的命令,爬到床上,闭上眼睛,很快就香甜的进入了梦乡。这一经历对何正刚的自责心理起到了决定性的修复作用,他在死者们的安慰与理解之下,很快进入了香甜的睡眠之中,等他第二天早晨起床之后,彻底忘记了夜里所发生的怪异事件,这种遗忘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昨夜的事件与他一生所秉持的理念不符。
       
       但是,经过那一次奇怪的际遇,何正刚的心理疾患却奇迹般的康复了,他恢复了原有的威严与体面,恢复了生活的信心和勇气。从此以后,经常出现在电视屏幕里亲切慰问群众的何正刚,就天天出现在菜市场和鱼贩子们乐此不倦的讨价还价。一代风云人物,到此终归颐养天年
       
       除了市中心那堆为鼠穴所占据的废墟,国际展览中心大厦的记忆也渐渐为台州市民所遗忘。
 
  作者:清风一阵 点击量:13 回复:0 文章大小:10348字节  
 

 
    噩梦 [清风一阵] 2004-07-16 11:4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