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宁波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环球女界

汉米西·马戈芬:为挽救产后抑郁而奔跑

标签:环球女界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曹洪瑞

2022年3月18日,一位名叫汉米西·马戈芬的澳大利亚男子开始了他行程约1369千米、长达17天的“慢跑”挑战。他从苏格兰东北角的约翰奥格罗茨出发,以英格兰西南角的兰滋角为终点,以平均每天2场马拉松的速度,顺着这条贯穿大不列颠岛的公路,通过长跑的方式呼吁人们关注产后抑郁症、筹集善款。

产后抑郁酿悲剧

马戈芬与他的妻子普拉奈亚在2010年的牛津MBA课程中相识。夫妻二人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他来自澳大利亚,她来自泰国,二人多年来一直住在伦敦,但最终决定定居在泰国。

婚后两年,这对夫妇决定要一个孩子。2021年3月,儿子亚瑟出世了,健康、活泼,给家庭带来了欢乐。但宝宝的降临也使得初为人母的普拉奈亚开始积聚焦虑。

在亚瑟出生后不久,新冠疫情使泰国许多城市实行封锁政策,保姆来不了,对育儿一片茫然的普拉奈亚不得不独自照顾孩子。她开始忧虑:担心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奶水喂儿子、怀疑自己是否能很好地扮演母亲的角色。她感到身体和精神都被禁锢住了。

在亚瑟三个月大的时候,普拉奈亚对马戈芬说:“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我什么都不想要,我谁也不想见,只有我们两个就好了。”乍一听这句话确实很甜蜜,但是她的快乐时光中并没有孩子。普拉奈亚说想要回到亚瑟尚未出生时的生活。马戈芬开始担心她的心理健康状况。

在亚瑟四个月大的时候,马戈芬认为她体内的荷尔蒙渐渐开始调整,一切都应该恢复正常。但事实恰恰相反:比如她平时很贪睡,此时却开始失眠,这让她感觉更糟了。因此,两人携手去看了心理医生。普拉奈亚按医嘱服用抗抑郁药物与安眠药,但她依然每天晚上凌晨两点左右醒过来,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到三个月;尽管当时马戈芬与她的母亲、姐妹一起帮助照顾亚瑟,缓解她的忧虑,但是抗抑郁药物没有起太大作用,她曾向马戈芬还有心理医生表示“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亚瑟六个月大的时候,也就是2021年9月1日的早上,普拉奈亚决定带着儿子一起,永远离开这个让她焦虑的世界。产后抑郁症拆散了他们一家三口,在面对媒体访谈中,马戈芬用“令人震惊的悲剧”来描述妻子与儿子的去世。

让产后抑郁被重视

据《自然》杂志最近发表的论文,据估计,产后抑郁症会影响全球超过六分之一的母亲,受这种情况影响的人会出现一系列潜在的症状和严重程度。除高发病率的产后抑郁症外,一位母亲还可能会遇到许多其他与分娩相关的心理健康问题。

马戈芬回忆道:“所有认识她的人都喜欢她,她是一个非常冷静、非常随和的人,之前也未有过任何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他说:“作为一家人,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还是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但在泰国,资源与英国很不一样。”泰国社会对产后抑郁症的接受程度和认知程度不同。心理健康问题通常没有得到广泛的讨论,该话题又更普遍地被视为一个禁忌话题,不适合在公共场合公开讨论,而有这方面问题的人怕被外人评判,常常也闭口不谈,这使得人们与产后抑郁症等相关心理疾病的斗争变得更加困难。这就是他成立普拉奈亚和亚瑟·马戈芬基金会(PAM基金会,以下称帕姆基金会)的原因——提高公众对产后相关心理疾病的关注度,支持泰国产后抑郁症和其他分娩相关症状的护理和研究,这也是普拉奈亚的愿望。

帕姆基金会在今年3月开展了“敞开心扉:让我们了解产后抑郁”的活动,在活动上许多母亲都分享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分享自己患上产后抑郁症的种种,让大家了解产后抑郁症很普遍。马戈芬在他的脸书上写道:“新手妈妈经历的荷尔蒙和化学变化可能是极端的,这也强调了抑郁症的自然与生理性质……我们需要消除对心理健康问题的耻辱感……一方面,我们需要关心他人,让他们感觉可以敞开心扉,至少承认有人有这方面的问题;另一方面,那些受苦的人不能把自己的一切都装在瓶子里,我们应该伸出援助之手,使他们明白可以向谁寻求帮助。”因此,在帕姆基金会的官网上,有一个“产后抑郁症常见问题解答”的专栏,里面详细地介绍了什么是产后抑郁、泰英两国能够治疗该症状的医院及其他求助途径。

该基金会还于今年3月18日举行从苏格兰东北角的约翰奥格罗茨到英格兰西南角的兰滋角的“慢跑”的长跑挑战,为机构筹集资金。马戈芬说:“我开展这次活动的原因很明显——一是通过这项活动纪念我已逝去的妻子与儿子;二是通过跑步(或骑行)使我从痛失妻儿的悲痛中走出来;三是让世人了解我妻子与产后抑郁症斗争的痛苦;四是让大家去帮助那些饱受产后抑郁折磨的家庭。”目前为止,他已经筹得五万余英镑,这些善款将会用来实现该基金的三大核心观念:建立意识与教育、提供护理和支持研究。以此让更多人关注妈妈们的身心健康,有效预防,有效治疗,并鼓励更多研究人员对此研究,帮助各位处在产后抑郁深渊中的母亲。

展望未来,马戈芬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正式启动帕姆基金会,他想举办一个展览,展示为人父母的“真实时刻”,不是充斥社交媒体的“完美”父母形象。

他回忆起妻子在她的至暗时刻,总是觉得自己没有达到社交媒体上展示的母亲“标准”,尽管她也明白社交媒体上的一切并不能准确地反映现实,但焦虑和担忧还是压倒了她的信念。马戈芬认为社交媒体上的形象偏差会对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并希望通过开展这个活动提高人们对此的认识,以此“打破镜子”,并展示真正的家长是什么样子。

  • 分享:
  • 编辑:杨蔚然     2022-04-27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