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宁波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军旗飘飘

乘风破浪,驶向更深的蓝

——记中国女舰员上舰十周年

标签:军旗飘飘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高丽

▲ 广州舰操舵兵卜荣傲利用港岸训练时机,反复进行六分仪测角训练。徐广/摄

▲ 米合丽巴奴尔·阿合买提江在战位训练。陈毓斌/摄

▲ 呼和浩特舰海图室里,副观通长付晓雨规划航线。李维拍/摄

▲ 女舰员组织学习交流会。李思勤/摄

中国海军女舰员,这个名词仅诞生10年,但它演变成长的过程却很长。

早在20世纪90年代,海军院校就有女学员开始参加航海实习。

2002年,4名女军人参加了海军首次环球航行任务。

2010年,14名女兵随舟山舰执行海军第七批护航任务;同年,又有一支女兵队随着“和平方舟”号医院船,执行“和谐使命-2010”国际多边海上医疗援助任务。

2012年,湛江某军港,近百名女军人踏上战舰舷梯,从这一刻开始,女军人在军舰上有了专属的战位、专设的生活舱和代表舰员身份的水兵手册,她们成为中国海军首批女舰员。

10年后的今天,军舰上几乎所有岗位都有了女舰员的身影,无论是火药味十足的武备部门,还是常年与机械打交道的机电部门,女舰员们用自己的执着与努力,驾驭着战舰驶向一片新海域。

□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 高丽

□ 李维

初春还寒时,云雾轻笼下的南海波涛难现。海风习习、涛声阵阵,一艘钢铁战舰破雾穿浪、跃入眼帘。

“战斗警报!”干脆的口令响彻全舰,副炮昂首、雷达飞旋、直升机迅速出库听令起飞……一令之下,数千吨的焦作舰战舰和数百名官兵,有序又迅速地达到了最佳战斗状态。远方,一艘外舰企图冲闯,却在我方的严正应对下只得铩羽而归。

这是南海海域经常上演的一幕。下达口令的是位留着长发的女舰员,她是焦作舰航海长张玲。与此同时,焦作舰还有10名女兵在对海、反潜、通信等战位上,守护着海疆的安宁。

乘风破浪

“有谁不向往大海呢?”看着舰艉奔腾的尾流慢慢平息到天际,张玲不禁回想起,高考前的她还从未走出过湖南省。可现在,毕业9年的她,经历过3艘舰艇4个岗位,感受过9个国家的温度。驾驶着钢铁巨舰,她在蓝色的星球上轻描出一条条优美的弧线。

宋玺的人生简历也是一条绚丽的弧线。“北大才女”“世界合唱冠军”“亚丁湾上第一个女特战队员”……一个个难有交集的称谓却集中在了一起。

但要问她哪段经历最难忘,她会激动地讲述护航路上那176个晨晖暮影和那场惊心动魄的武力营救。

那年,平静的亚丁湾再掀恶浪。“一艘外籍商船遭劫持,数名海盗正在放火,船员躲进安全舱……”海军玉林舰闻令火速前往,第一个赶到了事发海域。

挂梯登船、破障突击、协同警戒,特战队员动作迅猛地占领驾驶室,他们迅速向安全舱推进,解救了已受困20多个小时的19名船员。

随后,特战队员、本舰火力支援组和摄录像取证人员组成突击队,由商船轮机长引导,开始了长达7个小时的搜索排查。最终抓捕3名海盗,3把上膛的AK-47步枪静静地躺在一旁。

作为护航编队唯一的女特战队员,得知不远处战友惊心动魄的事迹后,她握钢枪的手抓得更紧了……“站在军舰上握紧钢枪的那一刻,是我离祖国最近的时候。”

春潮涌动,繁星流华。越来越多的女青年憧憬着随着战舰乘风破浪。

南部战区海军某驱逐舰支队人力资源科干事周佳钰告诉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近年来,许多女大学生都期盼着让军舰成为离开象牙塔的第一站。

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的维吾尔族女兵米合丽巴奴尔告诉记者,仅她们班就有3个女生来到了海军。那年,她花了8天的时间从新疆伊犁河畔来到了武汉舰,在马背上长大的她,终于体验到驾驭军舰犁波破浪的感觉,“出海的每一天都很兴奋、很新鲜,这是以前隔着屏幕想象不到的。”

战舰重塑

2020年8月,“老”湛江舰退役。2021年12月,“新”湛江舰入列。虽说是同一舰名、同一舷号,但两者有天壤之别,一艘是上世纪我国设计制造的第一代导弹驱逐舰,一艘是当下我国最先进的驱逐舰。

一眼能看到的不仅是外型显著的变化,还有甲板上的一群女舰员。李雨行就是其中一个,她的军衔明显比旁边人的高许多,因为她的职务已是报务技师。

军舰上,“技师”往往意味着在某个专业深耕多年,成了兵专家。从兵到班长再到技师,很多舰员终其一生也难以如愿。

看着李雨行数年不变的短发和越来越粗的军衔,熟悉她的朋友们没有想到李雨行竟然会在这条路上走这么远、这么久。

事实上,李雨行最开始只是把“当海军”作为一种体验, 但就在两年义务期满,她准备结束这段旅程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改变了她的想法。

那年国庆前夕,西沙琛航岛黑云低压、狂风劲作,数十艘民船瞬间遭遇灭顶之灾,百名渔民遇险,74名渔民落水失踪,命悬一线。

广州舰此时正在珠江口岸机动防台,得知险情,向着风暴处奔袭。

靠着半袋午餐饼和前夜下大雨时接下的水,在木筏上趴了两天三夜的渔民陈色聪,抬起眼睑终于看到了另一抹颜色。4名士兵小心翼翼地将他抬上军舰,陈色聪老泪横流,扑通一声跪下,脑门重重地叩向甲板,哑着嗓子干吼着。

“那一声声‘感谢’,给了我极大的震撼!”李雨行回忆道,“让我知道了军装不只是帅,海上也不止有风景。”

经风雨,强筋骨,李雨行愈发成熟。风雨中成长的不只是一只只雏燕,还有一艘艘踏浪高歌的军舰和舰上的人。

驶向未来

“从舰艏走到舰艉,是236步。”这是张玲在那214天护航征途里走出来的。

护航编队启航的前一夜,当战友们在军舰上忙着归整行囊时,张玲却在机场。

“妈妈要去亚丁湾打海盗了,让外婆带你去玩好不好?”才两岁的女儿好像听懂了似的,眼皮耷拉着,脸上写满了不高兴,却掏出亮晶晶的棒棒糖递到张玲嘴边,奶声奶气地说:“妈妈不哭,妈妈吃糖糖”。

值机时,张玲双手将女儿举起许久,似乎想把女儿的体重烙印在心中。第二天,这双手又扶在了舵盘上,操纵着数千吨的军舰。

返航的那天,码头迎接队伍人头攒动。张玲一眼就认出了女儿,女儿却瞪大眼睛瞅着熟悉的“陌生人”。回家后,看着老公精心准备的接风宴,张玲换下迷彩服,选择了一套女儿喜欢的小猪佩奇亲子装。这一刻,她不再是威武战舰上的值更官,她只是这个小家的妻子和母亲。

近两年,张玲也试过在岸上工作,然而梦想一旦有了,哪会轻言放弃。今年春节刚过,张玲又回到了熟悉的战舰。

在张玲重回战舰的同时,与她一同毕业的袁盼此时满脸的幸福,不久前,她的孩子出生了。“泊远”,这是袁盼给孩子取的名,既是希望孩子能“淡泊名利、宁静致远”,也暗含自己对未来的画像,“既然我选择了舰艇这条路,那常年漂泊远方就是我的常态,也是全力以赴的热爱。”

从学员到即将踏上副舰长岗位,袁盼这一路都没有停歇与彷徨。“最好的爱不一定是陪伴,而是为他树立个样子,我希望自己追逐梦想的姿态能刻进他的骨子里。”

十年战风斗浪,张玲、李雨行、袁盼等一大批女舰员,凭借自己对海和战舰的热爱,正在一点一滴地抬高着职业天花板,让自己成为新一代女舰员的梦想。

  • 分享:
  • 编辑:肖睿     2022-03-22

评论

0/150